《痊癒膏油》

出自艾格之夢
於 2020年9月12日 (六) 17:31 由 Konsvedio討論 | 貢獻 所做的修訂
(差異) ←上個修訂 | 最新修訂 (差異) | 下個修訂→ (差異)
揭密背景
* 魔網與幻覺風暴
* 史瓦帝沼澤的螃蟹之王做的沼澤蟹膏有極強的治癒效果
* 史瓦帝沼澤有蜥蜴人部落

GM@Haz:藍天清澈、陽光普照,老舊而樸素的修道院靜靜地坐落於偏離城鎮的小丘上。
GM@Haz:以往,在這不足十人的修道院中,生活中大大小小的準備總是由修女茱里負責,清潔、煮飯、提水、採買食材……
GM@Haz:畢竟身為過去修道院中唯一的成年人,修女茱里也從來不會對此提出抱怨,而只是當作生活的一部分,理所當然的照顧著那些被父母遺棄、而被自己收養的孩子們。
GM@Haz:儘管她並沒有期許會得到回報,但理所當然的付出如此無私的愛,孩子們自然也會湧泉以報。
GM@Haz:−−隨著年歲漸長、以阿非利克為首的孩子們,也開始擔起了修道院中的大小雜事。
GM@Haz:時間回到現在,一轉眼,已經二十歲的阿非利克−−也就是你,在修道院後方的空地,正汗流浹背的砍著柴,氣喘吁吁。
阿非利克:阿非利克握著木柴停下來。今天的進度還不錯,幻覺風暴沒有過度影響自己的判斷。阿非利克覺得自己認得一點節奏,只要再等一下…大概能有兩三秒鐘,眼前的木頭看起來並不是在左搖右晃。
GM@Haz:在茱里所收養的孩子之中,你是最為年長的。而年紀與你相差不遠、大約差了兩三歲的莉莉亞則是位女孩子……也因此即使身材稱不上是壯碩,你還是接下了包括砍柴在內的大部分體力活。
GM@Haz:現在這個時間,莉莉亞應該正在為了之後的午餐做著準備吧?其他年紀較小的孩子,則負責清掃修道院、整理著環境。
GM@Haz:至於修女茱里,則是在幾個小時前離開了修道院,去村莊採買生活用品了……算算時間,應該也差不多要回來了吧?
阿非利克:「喀」,最後一塊木頭應聲斷裂。阿非利克刷去額上的汗,身邊狂風大作不代表自己真的那麼涼快。(呼…搞定。拿給莉莉亞吧。)
阿非利克:阿非利克收集著柴枝,有時自己真的會覺得它們比自己還強—它們可不會被風吹動。阿非利克單手拖著一梱柴後,推開側門回到修道院中,往廚房走去。
GM@Haz:拖著沉重的木柴,你走進了修道院,熟門熟路的拐過幾個轉角之後,來到了廚房。
GM@Haz:廚房內,一個熟悉嬌小的身影正在裡頭忙碌的來回走動。手上握著菜刀、處理著食材的她,正是從小和你憶起長大的青梅竹馬:莉莉亞。
GM@Haz:專注在工作中的她,似乎並沒有立刻注意到你的走近。
阿非利克:「<你們要互相款待,不發怨言。>?」阿非利克偷溜進廚房,在莉莉亞身旁說道。
莉莉亞:「啊……『各人要照所得的恩賜彼此服事,作神百般恩賜的好管家』。」因為你的忽然出聲而嚇了一跳,莉莉亞纖細的身子顫了一下,但還是馬上綻開了笑容,平順的把你的話接了下去。
阿非利克:「哈…妳記得真多。柴到了,我們等一下有什麼?」
阿非利克:阿非利克沒有嘗試偷看,反正已經知道結果:除非盯得夠久,不然多半都是馬賽克狀的東西。
莉莉亞:「阿非,辛苦你了。」暫時停下手中的工作,莉莉亞抹了抹頭上的汗:「今天的是馬鈴薯沙拉呢,如果媽媽材料有買回來的話,可能還能做個肉湯呢。」
GM@Haz:莉莉亞像是很得意的樣子,微微搖晃著身體,後腦杓綁著的兩個辮子也隨之搖擺。
阿非利克:「茱里院長也差不多該回來了呢。」阿非利克看了一眼周圍的氣流,顏色傾向下午。
阿非利克:「我幫妳把柴放到爐邊,辛苦妳了。我到外面等著院長,看看有沒有東西需要幫忙搬吧。」
莉莉亞:「嗯嗯,如果有肉的話就麻煩你幫我拿過來囉。」
GM@Haz:在揮手暫別了莉莉亞之後,在向外走去的路上,你就聽到外頭傳來了孩子們的聲音。
孩子們:「修女回來了!」「媽媽!回來了!」
阿非利克:不難聽見孩子們的叫聲穿過風聲而來,留在樹蔭下的阿非利克站起來,走到大門前迎接。
GM@Haz:加緊腳步向著外頭移動,一出門,你便看到了修女茱里的身影、以及圍繞在修女身邊的孩子們。
GM@Haz:乍看之下相當祥和的一副景象,但在受到魔網影響的混亂視覺中,你隱隱約約察覺到有些不對勁。
GM@Haz:混亂驅使的狂風在修女身邊咆哮著……與平時相對緩和的景象不同,彷彿在暗示著什麼不妙的情況即將發生一樣。
阿非利克:「午安…院長?」阿非利克一雙奇怪的眼睛盯著茱里看。
茱里:「午安,阿非。」平和的微笑著揮揮手,與你眼中的混亂景象相比,茱里顯得相當正常:「我回來了,一切都安好吧?」
阿非利克:「妳…在村那邊發生什麼事情了嗎?」阿非利克察覺自己變得緊張起來。像是躲貓貓時理解到自己萬無一失的安全區變得隨時會被發現、被搗破的感覺。
茱里:「沒什麼,只是在市場逛了逛呢,這次可以說是大豐收喔。」輕輕搖搖頭,茱里微笑著舉起沉甸甸的布袋:「不好意思,要麻煩你幫把手了。」
孩子們:「大哥!修女買了肉喔!」「還有漂亮的衣服!」「哇咿!新衣服!」
阿非利克:「噢,當然…」阿非利克接過東西。「辛苦您了。這些是?」
茱里:「有接下來這幾天的食材、衣服、給莉莉亞的禮物……啊,這個可要跟她保密呢。」有些俏皮的眨了眨眼,雖然年歲已大,但茱里看起來還是很有活力。
茱里:「對了對了,也買了你愛吃的呢。今晚就好好期待莉莉亞的手藝吧?」
阿非利克:「嗯…<清心的人有福了>。」阿非利克沒有很期待地說著。
阿非利克:(這不對勁…只有我能看到嗎?)
茱里:「哈哈哈哈,阿非還是一樣認真呢。」茱里哈哈笑著,拍了拍你的肩膀,驅使著大家走回修道院。
GM@Haz:然而,彷彿應驗著你的擔憂,就在茱里的腳跨過修道院的大門時,毫無預警的,狀況發生了。
GM@Haz:就想是腳絆到了什麼一樣,茱里修女的雙腳忽地一軟,就這麼倒在了修道院的門口。
阿非利克:「院長!?」阿非利克立刻放下東西,跑到茱里身邊。
GM@Haz:茱里緊閉著雙眼,原本紅潤的臉頰像是開玩笑一樣被染成了慘白……萬幸的是,仍有呼吸。
孩子們:「媽媽!?」「修女大人!怎麼了!」「嗚哇−−」
GM@Haz:異變陡生,周圍的孩子也因此被驚嚇,亂做了一團。
阿非利克:「別吵!湯娒,去找莉莉亞姐姐過來!還有查理,到我的房間拿藥箱來!」站在亂流旁邊,阿非利克不由得放大聲量對孩子們哮著。
阿非利克:(這是什麼回事!這是什麼回事…)阿非利克稍微用力地扼著茱里的手,嘗試在亂流中看清恩人的情況。
阿非利克:1d20 醫藥
DiceBot : (1D20) → 4
GM@Haz:很遺憾的,在周遭亂流的影響下,你沒辦法辨明茱里的身體究竟發生了什麼狀況。能知道的,只有她的狀況相當糟糕而已。
GM@Haz:雖然還有些慌亂,但在你的指示下,孩子們仍快速的行動了起來。不一會兒,孩子們便牽著莉莉亞的手、帶著醫藥箱聚集到了茱里身邊。
莉莉亞:「院長!發生什麼事了?!」手上還有些濕濕的,連忙趕來的莉莉亞連手都來不及擦,看著倒在地上的修女茱里,一臉緊張。
阿非利克:「院長前一秒還好好的,一進門就突然倒下了…不知怎地我看不清她,妳有看到院長有什麼毛病嗎?」阿非利克舉著右手揮舞,但當然,這無助於清走眼前的魔網亂像。
莉莉亞:「……待會我來看看,先幫忙把院長帶回房間吧。」接過孩子遞過來的醫藥箱,莉莉亞嚥了口口水,指揮道。
阿非利克:「嗯。」阿非利克摸索一番,抓對位置後把人抱起,在幫助下把茱里搬到房內。
GM@Haz:將茱里好好的安置在床上,莉莉亞便開始了診察……但說是這麼說,她畢竟也不是專業醫者,能做的仍然有限。
莉莉亞:「額頭的溫度很高……但體溫很低。」莉莉亞說出診斷,診察途中雖然試著呼喚修女的名字,但茱里仍然昏迷不醒:「湯姆,幫我拿濕毛巾過來。」
莉莉亞:「阿非……」抿起嘴唇,莉莉亞搖了搖頭,試圖甩掉無力感:「能幫我去書房找找看有沒有相關的書本嗎?」
阿非利克:「我現在就去!…發作得這麼突然的病?」不能立刻幫上忙,但總算有點能做的事。阿非利克立刻往書房去。
阿非利克:(醫書…這應該不是積疾,而是流行病、意外之類的?)
阿非利克:1d20 奧秘
DiceBot : (1D20) → 6
阿非利克:/使用混亂之潮的效果
阿非利克:1d20+3 奧秘、優勢
DiceBot : (1D20+3) → 12[12]+3 → 15
GM@Haz:在書房內檢閱著眾多文獻,在記載著眾多經文的書卷中,也不乏有頗具實用性的異端經典……雖然莉莉亞曾對此頗有微詞,但這一次,這些經典倒是派上了用場。
GM@Haz:在書房的一角,一本標題為《奧法流感軼聞錄》的書本中,你覺得自己找到了茱里所患疾病的線索。
GM@Haz:「奧法流感」,那是由於突發性暴露在高濃度魔力之中,偶爾會引發的過敏反應。
GM@Haz:典型的症狀是跟感冒類似的發燒以及頭部高溫,患者周遭的魔網也會因為突發的高濃度而被扭曲,導致其神智受到衝擊、因而昏迷不醒。
GM@Haz:而與流感相同的,若症狀發作後一直沒能將體內積存的混亂魔力散去,則患者輕可能癱瘓、重則喪命……可說是相當危險的疾病。
GM@Haz:而治癒的方式……除了祈禱患者的身體能將魔力自然排出,另外,作者也提到了一種能快速清除這類魔力的藥品:「沼澤蟹膏」。
阿非利克:(是這個嗎?)找了幾本用不上的典籍後,阿非利克瞄到一道流向書架上的線,在把書抽出後線就消失了。
(那時候的混亂…)也許自己幸運地矇到了。阿非利克扣著書頁跑回病房,把書遞給莉莉亞看。
GM@Haz:回到修女的房間,在莉莉亞的照料下,茱里身上的外出用服已經被換成了寬鬆的布料,額頭上貼著濕毛巾,臉色因為一時的靜養而顯得緩和了許多。
GM@Haz:但看過書籍的你,知道這不過只是一時的和平罷了。
阿非利克:「莉莉亞,我想應該是這種了。妳認得這種藥嗎?」阿非利克指著上面的「沼澤蟹膏」問道。
莉莉亞:「沼澤……蟹膏?」困惑的複誦了一遍書上的詞句,莉莉亞沉默了一會兒。
莉莉亞:「這個……之前,院長好像有跟我提過……」莉莉亞有些猶豫的看著你,遲疑了一下,還是繼續說了下去。
莉莉亞:「她說,用這個說不定能治好你的……嗯……『狀況』。」她指了指自己的眼睛:「但『沼澤蟹膏』只有住在沼澤中的螃蟹之王才有……雖然附近是有沼澤,但……」
GM@Haz:話說到這邊,莉莉亞便沒了聲音……或許是不想給你錯誤的希望吧,她低下了頭。
阿非利克:「…<你要喫勞碌得來的>。」阿非利克默默說著。也許院長是怕自己隨時淹死在沼澤中才不提及吧。
阿非利克:(就算只是為了院長也得走一躺!)
阿非利克:「給我位置,我這就去找回來。」
莉莉亞:「阿非……」擔心的看著你,莉莉亞似乎是顧忌著你的安危,但看著茱里眼下的狀況,卻又難以開口阻止。
莉莉亞:遲疑了好一陣子,莉莉亞才嘆了口氣,下定了決心:「……願神的祝福與你同在。」
阿非利克:「<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>,放心吧。」阿非利克把書放下留給莉莉亞,這事情一刻也不能擔擱。
GM@Haz:很快地為你準備好了地圖、物資、以及必要的旅費,在與修道院的孩子們一起為你送行後,你就這麼踏上了前往沼澤的旅程。
GM@Haz:或許是真的有神在冥冥之中保佑你吧?這一路上,除了視線中充滿了一如往常的狂亂魔法,旅途還算是順利。
GM@Haz:終於,跟著地圖的只是,你來到了離修道院最近的沼澤:史瓦帝沼澤……相較於其他妖魔橫行的地方,這里算是個和平的地方。
GM@Haz:植披蓊綠、沼澤也不如預期的混濁、據聞,這裡並沒有什麼攻擊性強大的魔物,最多最多,也不過就是零星的蜥蜴人聚落而已吧。
阿非利克:(這距離已經算近了呢…螃蟹之王?)阿非利克站在沼澤地區,思索著下一步該怎麼走。
阿非利克:(院長的擔心不是沒理由啊…)寸步難行,這就是自己現在的感覺。
阿非利克:(據說這附近有蜥蝪人…也許能搞來牠們幫忙?)
阿非利克:(蜥蝪人…是什麼啊……)
阿非利克:1d20 自然
DiceBot : (1D20) → 15
GM@Haz:回想起關於蜥蜴人的習性,你知道這種亞人族群相當喜歡吃魚、也因此常常定居在池水邊、甚至有族群會因此建造魚塭。
GM@Haz:而也由於牠們的部族特性,他們並不算是相當好客的種族,地域性很強的牠們,對於入侵者通常會第一時間進行排除。
GM@Haz:不過,凡事都有例外−−你回想起曾經看過的文獻中,似乎有冒險者透過烤魚的香味,成功地進行了一次異族外交。
GM@Haz:……雖然不清楚這個方式是不是所有蜥蜴人都通用,但因為這個案例相當有趣,也特別讓你印象深刻。
阿非利克:(住在池水邊的排外種族…可能喜歡烤魚。)
阿非利克:阿非利克大概有了想法。
阿非利克:(沿著河走應該能找到,這些野人也許沒見過世面。)
GM@Haz:從茫然中恢復過來,你沿著沼澤中的池水行走著,偶爾撥開擋在眼前的藤蔓,期待著能在下一個樹叢後看到蜥蜴人的聚落。
GM@Haz://請骰求生檢定(1D20-2)
阿非利克:1D20-2 求生
DiceBot : (1D20-2) → 17[17]-2 → 15
GM@Haz:順利的在史瓦帝沼澤中穿梭,你跨過了一個又一個的水坑、在記憶著經過路途的同時,終於找到了沼澤中的一個大水池,以及在水池旁邊的聚落。
GM@Haz:−−或者說,曾經的聚落。
GM@Haz:在水池旁,你看到了好幾個用木製的帳篷支架、其中幾個上面還掛著老舊不堪的皮革,而在帳篷前的空地中,你也注意到了幾個很久以前留下來的、生過火的痕跡。
GM@Haz:從種種跡象看起來,這裡以前的確曾經有過亞人種族駐紮,但或許因為種種原因而捨棄這裡、另尋他處了吧?
GM@Haz:然而,幸運的是,這些蜥蜴人也的確留下了不錯的遺產。
GM@Haz:在大池塘的淺灘附近,你發現了幾個人為刻意堆起的石頭,將池水隔成了彷彿捕魚場的區域……而在那池水中,你也看到了幾個甲殼類生物、正優游自在的四處爬行著。
GM@Haz:顏色呈泥色,體型較大的大約兩個手掌大……不知道所謂的螃蟹之王是不是其中之一呢?
阿非利克:(有雙鉗、披甲的水中蜘蛛…這些就是螃蟹之王?看來不怎麼樣啊。)阿非利克站在岸邊,瞇著眼在亂像中觀看著。
阿非利克:阿非利克走向遺跡,拿走上面掛著的皮革。
GM@Haz:皮革破破爛爛的,就算拿回去可能也只能充當抹布吧。
阿非利克:(最多拿來撿屍的東西…用不上,還是得靠自己。)
阿非利克:阿非利克站在較遠的水邊,免得驚動螃蟹—畢竟自己的視野已經夠亂了。
阿非利克:「RAYOFFROST!」
阿非利克:阿非利克清楚看到自己的手冒出藍色的光,隨即把它壓向前方半途冒出來的圓環幻像中。
阿非利克:1D20+4 冷凍射線攻擊蟹3
DiceBot : (1D20+4) → 5[5]+4 → 9
GM@Haz://命中,傷害1D8
阿非利克:1D8
DiceBot : (1D8) → 8
GM@Haz:冰藍色的光柱從阿非利克的手中射出,筆直地擊中了在水中悠游自在、緩慢爬行的螃蟹。
GM@Haz:在寒冰魔法的力量下,這隻可憐的小生物就這麼變成了螃蟹冰塊,一下子浮到了水面上。
阿非利克:(真的不是魔物嗎?)
阿非利克:(我是不是太用力了點…)
GM@Haz:而似乎是被這一發攻擊給驚嚇到,原本在淺灘爬行的螃蟹驚慌的擺動起足肢,紛紛撲通一聲跳進了池子的深處,消失了蹤影。
阿非利克:(哎喲…都跑了。)
阿非利克:(只有一隻只怕不夠用。既然看到就多抓兩隻吧…)
阿非利克:阿非利克握著一道白光,隨後指向水底,再唸了一聲咒語。「……BOMB。」咒語的最後一段,就是該處將會傳出的聲音—只是音量將大得多。
阿非利克:(應該未跑遠。這下會讓他們往我這邊跑來吧。)
GM@Haz:聲波在池水深處炸開,微微的震盪讓池水的表面泛起了陣陣漣漪。這個計策本身是有效果的,但是,這效果的結果卻也太出乎你預料。
GM@Haz:隨著一連串咕嘟咕嘟的氣泡聲,好幾隻小螃蟹跳上了淺灘,接著飛奔而去−−緊接著,一雙巨大的凸眼浮出了水面,接著是螯、然後是長滿了青苔的巨大甲殼。
GM@Haz:受到了聲音的驚擾,很快地,一只大約兩個成人寬的巨大螃蟹浮出了水面,頭上的甲殼有著彷彿皇冠一般的凸起,揮舞著大螯,有些憤怒的找著將自己吵醒的元兇。
阿非利克:「那是啥?」也許是前方怪獸體內某些成份的神奇效果,阿非利克難得快速地看清一次。
巨蟹:「咕嚕嚕嚕……」嘴裡吐著憤怒的白沫,巨蟹的雙眼很快便鎖定了你。
阿非利克:「那才是「螃蟹之王」嗎?糟糕!魔法…」
阿非利克:阿非利克趕緊拿出十字弓,往最近、看起來最能讓自己安全一點點的地方走去。
GM@Haz:====戰鬥開始====
GM@Haz://請所有角色進行先攻判定,決定順序
阿非利克:1D20-1 先攻
DiceBot : (1D20-1) → 7[7]-1 → 6
巨蟹:1D20+2 先攻判定
DiceBot : (1D20+2) → 12[12]+2 → 14
GM@Haz:==巨蟹的回合==
巨蟹://移動
GM@Haz:擺動著八對足肢、以與外表不相襯的靈敏速度,巨大螃蟹舉著雙螯,很快的離開了水面,向著你跑去。
GM@Haz:==阿非利克的回合==
阿非利克:(難怪這水池沒人要了!)
阿非利克:再亂也能察覺到一隻大怪獸往自己方向衝過來,阿非利克邊丟出第一次時使用的殺蟹咒邊逃跑,希望能逃過被踩死或夾死的厄運。
阿非利克:/使用冰凍射線
阿非利克:1D20+4 冷凍射線攻擊蟹3
DiceBot : (1D20+4) → 2[2]+4 → 6
GM@Haz://沒有命中
阿非利克:/混亂之潮
阿非利克:1D20+4 優勢
DiceBot : (1D20+4) → 1[1]+4 → 5
GM@Haz://節哀
GM@Haz:畢竟是活了不知幾年的生物,巨大螃蟹微微側身,冷凍射線便從甲殼上方掠過,僅僅留下了幾片白霜。
GM@Haz:==巨蟹的回合==
巨蟹:1D20+3>=9 巨螯命中
DiceBot : (1D20+3>=9) → 1[1]+3 → 4 → 失敗
GM@Haz:然而,或許這突如其來的寒凍還是或多或少的阻礙了巨蟹的行動,只見巨蟹掄起大螯,慢了一步揮下,足夠的時間讓你勘勘閃過了這次攻擊。
GM@Haz:==阿非利克的回合==
阿非利克:「別、別靠過來!」
阿非利克:「給我停下!!」沒有唸出平常用的咒語。第一次遭遇這種生死危機,阿非利克直覺地呼出心中所想,隨手抽出魔網中的一段塑型,然後砸向巨蟹身上。
阿非利克:/使用電爪
阿非利克:1d20+4 電爪
DiceBot : (1D20+4) → 7[7]+4 → 11
阿非利克:1d20+4 優勢
DiceBot : (1D20+4) → 2[2]+4 → 6
GM@Haz://濕漉漉的甲殼,視作導電,給予攻擊優勢
GM@Haz://命中,傷害1D8
阿非利克:1d8 傷害
DiceBot : (1D8) → 7
GM@Haz:憑著直覺將魔力塑形,青藍色的電流頓時在巨蟹的身上炸開,透過尚有些濕潤的甲殼傳遍了整隻螃蟹的全身上下,衝擊著巨蟹的身體。
GM@Haz:黑煙冒出,你彷彿聞到了一股烤螃蟹的香味……然而,即使如此,巨蟹卻仍然行動著。
GM@Haz:==巨蟹的回合==
巨蟹:1D20+3>=9 巨螯命中
DiceBot : (1D20+3>=9) → 8[8]+3 → 11 → 成功
阿非利克:/反應動作,使用護盾術
GM@Haz://巨蟹攻擊沒有命中
阿非利克:1D100 秘法浪湧
DiceBot : (1D100) → 48
GM@Haz:47-48 一只DM控制的獨角獸出現在你身邊5尺以內,並在1分鐘後消失。
巨蟹:「咕嚕−−」感覺到了生死關頭,巨蟹雙螯齊下,狠狠的擊打在你身上−−雖然直覺發起的護盾從魔網中被召喚,勉強沒讓你受到傷害,但強烈的衝擊仍讓你不住向後一退。
GM@Haz:正當你以為會就這麼被擊飛出去時,你感覺到了身後撞到了某個柔軟的東西−−
GM@Haz:轉過頭去,你看到了一隻正一頭霧水,不知什麼時候忽然出現的獨角獸正站在你身後,一臉茫然的看著你跟螃蟹。
獨角獸:「?????」
GM@Haz:==阿非利克的回合==
阿非利克:「又有一隻?!」
阿非利克:(什麼時候來的!牠也會攻擊我嗎?)
獨角獸:「???」獨角獸問號。
GM@Haz:看起來牠只是茫然,沒有什麼攻擊你的傾向。
阿非利克:(可惡…沒路了,拼一下吧!)
阿非利克:阿非利克瞄了一眼新出現呆站在那邊的怪物,也看不清是什麼東西,但也許全力打退一隻能把另一隻嚇跑也說不定。
阿非利克:/用魔法飛彈攻擊
GM@Haz://直接骰傷害
阿非利克:1d4+1
DiceBot : (1D4+1) → 3[3]+1 → 4
阿非利克:1d4+1
DiceBot : (1D4+1) → 1[1]+1 → 2
阿非利克:1d4+1
DiceBot : (1D4+1) → 4[4]+1 → 5
阿非利克:全部攻擊蟹
阿非利克:1D100 秘法浪湧
DiceBot : (1D100) → 28
GM@Haz:27-28 下一分鐘內,你可用一個附贈動作施展任何施法時間為1動作的法術。
GM@Haz://然而這並沒什麼卵用,因為巨蟹死掉了
GM@Haz:====戰鬥結束====
阿非利克:「MAGICMISSILE!!!!」為了讓聲響穿出風暴去威嚇突然冒出來的傢伙,阿非利克聲嘶力竭地把咒語吼出來。魔法飛彈仿佛也比曾經造出的更為光亮。
GM@Haz:完整的承受了魔法飛彈的炸裂,原本遭到電爪攻擊後已經奄奄一息的巨蟹,終於再也支撐不住、沉重的甲殼就這樣轟然的倒在了地上,失去性命。
阿非利克:「哈啊…哈啊…?」螃蟹似乎沒有再移動。阿法利克立刻盯著獨角獸的方向看。
阿非利克:(快滾拜託,我沒魔法了…)
GM@Haz:而另一旁,被混亂的魔網不小心召喚來的獨角獸則是逐漸從茫然中回復了神智,看了你一眼之後,不屑的用鼻子噴了一口氣。
獨角獸:「……」露出了你到底為什麼要叫我出來的表情。
阿非利克:(這究竟是什麼東西?馬嗎?)
阿非利克:阿非利克和獨角獸對視著想道。
GM@Haz:大眼瞪小眼過了一陣子之後,可能是召喚時效也到了,獨角獸的身體開始緩緩淡去,回到了牠原本所在的位面--說真的,牠到底來幹嘛的啊?
GM@Haz:於是,沼澤池邊只剩下了你跟巨大螃蟹的屍體。
阿非利克:「啥?」阿非利克鬆一口氣放下手上的弩,心中儘是莫名其妙。
阿非利克:(那傢伙到底是來幹什麼的?算了…)
阿非利克:「你就是「螃蟹之王」了吧?膏喔…」
阿非利克:阿非利克拿出匕首,花了不少功夫對附這滑溜的屍體下,把應該是蟹膏的部份剔出來裝滿袋子。
GM@Haz:裝起了「沼澤蟹膏」,即使只是稍微碰觸,你都能感覺到困擾自己以久的混亂視線明顯減緩。
GM@Haz:甚至可以說,在挖除蟹膏的這段時間,是你有記憶以來,感官最清楚的一段時光也說不定吧……
阿非利克:「你就當回程的小吃吧。」最後,阿非利克把可以保存較久的螃蟹冰也塞進袋中,趁沒有奇怪的生物再出現前,盡快回程去。
GM@Haz:很快地踏上了回程的路途,多虧來時有特別記憶,你沒有遇上什麼困難,便很快地走出了沼澤,搭上返回修道院的馬車。
GM@Haz:經過了兩天的車程,你回到了你從小居住的土地。
GM@Haz:當你走回修道院時,遠遠的,幾個小孩眼尖的注意到你的歸來,先一步大肆宣揚去了。也因此,當你抵達門口時,除了茱里之外,所有的成員都出來迎接你了。
阿非利克:「我回來了!院長還好嗎?」一身沼澤臭味的阿非利克交出袋子,生怕慢了一步也會出事。「膏在這裡!莉莉亞,拜託妳了。」
莉莉亞:「阿非!終於,你終於回來了!」看著你,利利亞的表情像是快要哭出來一樣,激動的抱住了你:「你沒事吧?有沒有受傷?」
阿非利克:「從沒有這麼好過。<只要有信心,事必成就>…對吧?」
湯姆:「多虧利利亞姐姐,修女還好。」代替了利利亞,稍微比較年長的湯姆回答道。
莉莉亞:「是啊、是啊……感謝神……」放開了你,臉頰跟眼角有些紅紅的,利利亞接過藥膏袋,深呼吸了幾口氣。
莉莉亞:「……這就是,『沼澤蟹膏』嗎?」聞起來還有些腥臭,利利亞稍微皺了皺眉。
阿非利克:「對。這膏似乎抹上去就能生效,我的眼睛就是這樣好了一點。不知道書上有沒有其他用法。」阿非利克指了指自己的奇怪眼瞳,彼此心知肚明。
阿非利克:「這幾天都是妳在打理修道院吧…辛苦了。」阿非利克交出蟹膏,手有點想輕拍莉莉亞的肩膀,但聞到自己的氣味,就打住了。
阿非利克:「我去清潔一下,待會來看院長。沒事的了。」
莉莉亞:「不、不用放在心上,孩子們也幫了很多忙。」不太好意思的點了點頭,利利亞緊緊握住藥袋:「那麼,我去院長那邊囉。」
GM@Haz:語畢,莉莉亞便轉身走進了修道院,準備起醫藥的調和……而其他的孩子們(主要是男孩子)並沒有隨著莉莉亞一起離開,而是纏著你,開始要求你說起路上遇到的故事。
GM@Haz:好不容易在這群小蘿蔔頭的糾纏下完成清潔,去除了大部分的臭味之後,你走進了修女的房間。
GM@Haz:而迎接著的你的,正是好不容易鬆了一口氣、眼淚不住流下的莉莉亞、以及表情紅潤、正抱著莉莉亞鼓勵的茱里。
茱里:「啊,阿非……你辛苦了。」由於面對著你,茱里最先注意到了你的走進,臉上仍然是那副和藹的笑容:「不好意思,這次麻煩你了。」
莉莉亞:「嗚嗚……」覺得有些害羞的回復了原本的坐姿,但莉莉亞臉上的淚痕卻還是藏不住,掩著面不敢看你。
阿非利克:「只是出一躺遠門而已。院長…您沒事就好。」
茱里:「感謝主,能讓我有像你們這樣的孩子呢。」茱里笑著,招了招手示意你過來。
阿非利克:「?」阿非利克走到床邊。
茱里:「真的,很謝謝你們。」從床上稍微起身,茱里溫柔的抱住了你,就好像你還是孩子時那樣:「……我以你們為榮。」
阿非利克:「嘿,我成年了啦…」阿非利克用耳過語說道。
阿非利克:這一路以來,這可能是自己第一次用這種聲量說話。
茱里:「呵呵,孩子長大了,就不給媽媽抱了啦~」摸了摸你的頭,茱里蒼老的聲音嘻嘻笑著。
莉莉亞:「媽……」莉莉亞苦笑著看著茱里的反應,很難想像她前幾分鐘還是重病之身……不過,她就是這樣的人呢。
阿非利克:(看得清、聽得見…真好。)阿非利克微笑著,沒有回應。
孩子們:「院長!」「啊!媽媽醒過來了!」
GM@Haz:不知什麼時候,孩子們也進來了,簇擁著終於甦醒的茱里、以及光榮回歸的阿非,和樂而安心的氛圍頓時充滿了房間。
GM@Haz:沒有英雄,沒有波瀾壯闊的冒險。但僅僅是這樣平凡而溫暖的幸福,或許就是人們最為寶貴的贈禮了吧。
GM@Haz://END
GM@Haz://獲得經驗值50XP